1. <form id='1rqml'></form>
        <bdo id='1rqml'><sup id='1rqml'><div id='1rqml'><bdo id='1rqml'></bdo></div></sup></bdo>

            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

            2018-10-03 19:07作者:菲律宾电竞圈来源:官网

              翟武:代表俱乐部来打,抛去个人荣誉的话,我觉得对天津泰达电竞队来讲,我身上会有一种使命感。

            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

              在2018WESG中国总决赛上,PES项目邀请到了重庆当代竞速电竞俱乐部总经理 蒋萌、天津泰达电竞俱乐部选手 翟武、PES官方解说 王涛以及阿里体育电子体育部副总经理 张锐与媒体们探讨关于PES项目,在媒体会上,三人对于电竞和传统体育的结合进行了深度的讲解。

              Q:顺着王涛老师,说到选手这一块,我们请翟武给我们介绍一下天津泰达电子竞技俱乐部。我们知道天津的PES民间氛围特别好,俱乐部是2016年成立的,介绍一下你自己,包括你参加比赛的感受。

              王涛:我个人觉得首先从游戏来说,实况足球2016以后这款游戏变得越来越适合竞技。也就是说,在经历了2014-2015一个低谷以后,这个游戏发生了一个蜕变。然而这个蜕变也让游戏本身具备了一个竞技属性。其实这个游戏的粉丝构成原本偏高龄化,80后和70后的用户居多,这波用户他们现在有较强的购买力,但是没有较强的竞技能力。但我觉得这其实是件好事,我认识很多在中国做“实况足球”准职业俱乐部的人,他们都是70后和80后,他们有一定的财力,然后他们会一个城市里面有这样私底下的实况联赛的存在。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够在WESG引入PES之后,迅速有大量高手参与进来的原因。像天津、北京都有很多训练有素的选手,他们是准职业化的选手,其实我个人感觉这次接触之后,我觉得首先从选手们的职业程度来说比之前在海口的那次,虽说时间短,但增强了。其实我接触这些职业选手应该是在10年前,就接触过一些真正玩游戏的高手。但是1年前我再接触更新了几批的年轻人以后我发现他们其实有更职业化的训练和更有素的对竞技的理解。那这次感觉国内有这样一系列的比赛之后,他们的心理还有对战能力,包括上一次有很多人是第一次遇到了日本的高手,他们的眼界和对游戏的理解能力一下提升了。所以这次我们感觉在比赛的时候大家更加职业了,就是整个PES联赛的水准,选手的水准,包括游戏自身的竞技属性,都大大提升了。所以我觉得种种迹象表明,其实PES拥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它未来能够在电子竞技这个产业里创造的影响力远比其他很多游戏要大,所以我个人认为它只是在一个开发的初级阶段,未来关于实况的电竞赛事一定会有更大的空间。

              Q:顺着王涛老师,说到选手这一块,我们请翟武给我们介绍一下天津泰达电子竞技俱乐部。我们知道天津的PES民间氛围特别好,俱乐部是2016年成立的,介绍一下你自己,包括你参加比赛的感受。

              Q:顺着王涛老师,说到选手这一块,我们请翟武给我们介绍一下天津泰达电子竞技俱乐部。我们知道天津的PES民间氛围特别好,俱乐部是2016年成立的,介绍一下你自己,包括你参加比赛的感受。

              蒋萌:10多年前,俱乐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正规。那个时候圈子比较窄小,重庆为什么高手辈出?我分析了一下,当时散落在各地的PS店比较多,PS店多就会让大家有一个温床在那里,很多人一起切磋。那个时候重庆也有一些比赛,像北通杯,那些高手组在一起,参加比赛。我们让比赛的前几名一起,在重庆大学里建了一个训练基地,把这些高手全部放在一起来练。这个氛围你可以看作现在的天津泰达,他们现在实力很强,就是因为他们有这样一拨人,每天都在那里练习。我们也想像天津泰达学习,想把更多的新人引入进来。刚才王涛老师也讲了PES这个项目,年龄已经断层了。很多优秀的、有天赋的想去电竞板块的小运动员,他在选择的时候就去了英雄联盟,CS:GO,绝地求生等项目,这样就导致PES这个项目真的断层了。我们有选手83年的,89年其实年纪都算很大的选手了。其实包括刚才进决赛的钟乔华是82年的选手,年龄都大了,就是断层了,我们会去发掘一些90后,95后,对足球喜欢的,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天赋或以后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但我们尽量去发掘他,通过这些优秀的选手去培养他。

              Q:这其实是“产业链”的问题,请张锐给我们介绍一下

              张锐:曾经也出过乒乓球类的游戏,但相对来说比较小众。因为游戏厂商是通过游戏这个商品来赚钱,所以他对题材的选择肯定是最为大众所能接受的,顺应市场潮流趋势的。中国游戏市场和欧美游戏市场组成上有所不同,主机console类的游戏在欧美比较普及,基本上70%家里都有一台主机。很多游戏,包括PES主机版本也是最容易被大家所接受的。因为历史原因和发展过程中的方向原因,主机在中国游戏市场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之前通过网游夜游到现在手游的发展,整个消费的口味发生了变化,所以更加快餐的,刺激的,短平快的游戏更能被普罗大众所接受。能够静下心来去认认真真玩的体育游戏,或者我前面列举的其他需要你花心思去磨练技术的,相对来说年轻玩家接受程度不是那么高。反而是中流砥柱,像80后,70后,可能他们一代代玩下来,有感情,有积淀,对这类游戏会很忠诚,即便自己的竞技水平不高,也会去玩每一代出来的游戏。但年轻一代的选择面会更广一些,他们更容易接受我身边人在玩什么,我也跟他们玩一样的东西。

              Q:我先来起个头,王涛老师我们很熟悉了,在WESG海口也有一个这样关于PES的会,但上次和这次场面上有些区别,大家对“实况足球”的关注度一直在提升。作为业内人士,你觉得“实况足球”的地位有什么改变嘛?

              Q:小武也是泰达的一个球迷,能够把PES放上WESG的舞台。我觉得这是WESG对于PES的一个贡献。对于一个玩家来讲,你怎么看PES终于走到了正规化的赛事中?

            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

              翟武:代表俱乐部来打,抛去个人荣誉的话,我觉得对天津泰达电竞队来讲,我身上会有一种使命感。

              蒋萌:大家好。我们之前是重庆竞速电竞俱乐部,然后和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共建的电竞俱乐部。我们电竞俱乐部的前身是重庆精英实况足球联盟,这个足球联盟在06年的时候在整个中国是非常知名的。当时参加全国CEG联赛的20多个俱乐部里面有八九个选手都来自我们俱乐部。我们在十多年前曾经出过一个世界冠军,一个世界亚军,一个世界第四,五个全国冠军,这个成绩是相当了不起的。然后这次为什么要去和当代力帆共建这样一个以足球项目PES,包括以后要做的FIFA,有几个原因:第一,现在的电竞项目缺少传承。你看现在的许多职业项目,最长也就是七八年,曾经我们第一次拿世界冠军的项目很多比如说魔兽和星际都走下坡路了,比如曾将的Q3,很多很多项目都没有了。但PES是很早很早以前就有,到现在有接近20年的历史了,所以它是有一个传承的。这是第一,第二,现在电竞越来越正规化,和很多很多世界各地的电竞俱乐部,足球俱乐部,传统的体育俱乐部也在朝这方面进行发展,包括今年的亚运会甚至以后的奥运会,都会去接纳电竞这个项目。因为感觉传统的体育项目和足球比较容易结合,所以说我们今年就去和当代力帆谈了两次,在未来的4年里,努力去培养高水平的PES选手,为四年以后的杭州亚运会有这样一个正式项目去拼搏。

              张锐:说到上瘾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而且一直以来伴随着整个游戏而生。电竞是从游戏中发展而来,它有竞技属性,游戏让人上瘾可以追溯到行为心理学。游戏生产商他们研究更多的可能是消费者的心理,我如何刺激你去玩,粘着度,游戏的上瘾和电竞其实是两个概念。就像踢足球,你说踢比赛可能上瘾嘛?你说踢足球可能上瘾,但没有人说踢足球比赛上瘾,比赛是有规则的,和谁打,在什么时候打,打多长时间都是有规定的。比分结果是如何,你要尊重比赛的规则。所以我觉得上瘾和电竞比赛要分开来看待。

              张锐:说到上瘾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而且一直以来伴随着整个游戏而生。电竞是从游戏中发展而来,它有竞技属性,游戏让人上瘾可以追溯到行为心理学。游戏生产商他们研究更多的可能是消费者的心理,我如何刺激你去玩,粘着度,游戏的上瘾和电竞其实是两个概念。就像踢足球,你说踢比赛可能上瘾嘛?你说踢足球可能上瘾,但没有人说踢足球比赛上瘾,比赛是有规则的,和谁打,在什么时候打,打多长时间都是有规定的。比分结果是如何,你要尊重比赛的规则。所以我觉得上瘾和电竞比赛要分开来看待。

            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WESG中决赛PES媒体会 通过电竞让人爱上运动

              Q:这其实是“产业链”的问题,请张锐给我们介绍一下

              翟武:PES之前不是特别正规,所以这次特别感谢WESG赛事主办方能把PES 2019放到总决赛里。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正规的电竞比赛把PES列入正式参赛项目,谢谢。

              Q:我先来起个头,王涛老师我们很熟悉了,在WESG海口也有一个这样关于PES的会,但上次和这次场面上有些区别,大家对“实况足球”的关注度一直在提升。作为业内人士,你觉得“实况足球”的地位有什么改变嘛?

              Q:重庆当代电竞俱乐部是今年成立的,和保级边缘的重庆足球俱乐部相比,电竞的成绩要好很多。请蒋总给我们介绍一下重庆电竞俱乐部。

              张锐:曾经也出过乒乓球类的游戏,但相对来说比较小众。因为游戏厂商是通过游戏这个商品来赚钱,所以他对题材的选择肯定是最为大众所能接受的,顺应市场潮流趋势的。中国游戏市场和欧美游戏市场组成上有所不同,主机console类的游戏在欧美比较普及,基本上70%家里都有一台主机。很多游戏,包括PES主机版本也是最容易被大家所接受的。因为历史原因和发展过程中的方向原因,主机在中国游戏市场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之前通过网游夜游到现在手游的发展,整个消费的口味发生了变化,所以更加快餐的,刺激的,短平快的游戏更能被普罗大众所接受。能够静下心来去认认真真玩的体育游戏,或者我前面列举的其他需要你花心思去磨练技术的,相对来说年轻玩家接受程度不是那么高。反而是中流砥柱,像80后,70后,可能他们一代代玩下来,有感情,有积淀,对这类游戏会很忠诚,即便自己的竞技水平不高,也会去玩每一代出来的游戏。但年轻一代的选择面会更广一些,他们更容易接受我身边人在玩什么,我也跟他们玩一样的东西。

              蒋萌:10多年前,俱乐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正规。那个时候圈子比较窄小,重庆为什么高手辈出?我分析了一下,当时散落在各地的PS店比较多,PS店多就会让大家有一个温床在那里,很多人一起切磋。那个时候重庆也有一些比赛,像北通杯,那些高手组在一起,参加比赛。我们让比赛的前几名一起,在重庆大学里建了一个训练基地,把这些高手全部放在一起来练。这个氛围你可以看作现在的天津泰达,他们现在实力很强,就是因为他们有这样一拨人,每天都在那里练习。我们也想像天津泰达学习,想把更多的新人引入进来。刚才王涛老师也讲了PES这个项目,年龄已经断层了。很多优秀的、有天赋的想去电竞板块的小运动员,他在选择的时候就去了英雄联盟,CS:GO,绝地求生等项目,这样就导致PES这个项目真的断层了。我们有选手83年的,89年其实年纪都算很大的选手了。其实包括刚才进决赛的钟乔华是82年的选手,年龄都大了,就是断层了,我们会去发掘一些90后,95后,对足球喜欢的,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天赋或以后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但我们尽量去发掘他,通过这些优秀的选手去培养他。

              张锐:说到上瘾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而且一直以来伴随着整个游戏而生。电竞是从游戏中发展而来,它有竞技属性,游戏让人上瘾可以追溯到行为心理学。游戏生产商他们研究更多的可能是消费者的心理,我如何刺激你去玩,粘着度,游戏的上瘾和电竞其实是两个概念。就像踢足球,你说踢比赛可能上瘾嘛?你说踢足球可能上瘾,但没有人说踢足球比赛上瘾,比赛是有规则的,和谁打,在什么时候打,打多长时间都是有规定的。比分结果是如何,你要尊重比赛的规则。所以我觉得上瘾和电竞比赛要分开来看待。

              Q:小武也是泰达的一个球迷,能够把PES放上WESG的舞台。我觉得这是WESG对于PES的一个贡献。对于一个玩家来讲,你怎么看PES终于走到了正规化的赛事中?

              翟武:PES之前不是特别正规,所以这次特别感谢WESG赛事主办方能把PES 2019放到总决赛里。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正规的电竞比赛把PES列入正式参赛项目,谢谢。

              张锐:说到上瘾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而且一直以来伴随着整个游戏而生。电竞是从游戏中发展而来,它有竞技属性,游戏让人上瘾可以追溯到行为心理学。游戏生产商他们研究更多的可能是消费者的心理,我如何刺激你去玩,粘着度,游戏的上瘾和电竞其实是两个概念。就像踢足球,你说踢比赛可能上瘾嘛?你说踢足球可能上瘾,但没有人说踢足球比赛上瘾,比赛是有规则的,和谁打,在什么时候打,打多长时间都是有规定的。比分结果是如何,你要尊重比赛的规则。所以我觉得上瘾和电竞比赛要分开来看待。

              目前还没有什么困难。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中超俱乐部能够和传统的电竞俱乐部进行合作。我们不是很出名,但我们对整个产业相对来说认知比较好,除了我们和天津泰达,很多中超俱乐部都有实力来做这个事情的。希望以后能有中超实况联赛。也希望阿里给与更多的支持。当年06,07,08CEG联赛类似于ATP网球的分站赛,当时我参加了很多站,武汉、绍兴、吉林,还有西安。我都去参加过,带队。那个时候实况足球还有比赛,但是到了后期,09年以后,实况足球比赛就越来越少了。Konami没有什么官方的赛事,当然也是因为授权的问题。因为在中国他没有代理,比赛会越来越少,民间赛事很多,但影响力和传播度以及各方面都差很多。没有这样一个官方赛事的支持,今年WESG选择了PES,其实对项目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炭。因为玩的人70后,80后,90后真的很少,断层了。所以我们俱乐部在接下来半年时间会培养很多很多优秀的年轻选手,已经找到一两个好苗子了,我们在引导小朋友来参与PES的项目。

              张锐:补充一个小细节。今年WESG报名PES人数超过了1500人,有一对父子一起报名打PES,爸爸带着孩子来打,虽然他们竞技水平不高,被淘汰了,但他们会一直站在现场看完所有比赛,让人感动。这是游戏的传承也是足球的传承。当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会把自己对足球的热爱传给自己的孩子,并且带着他一起来参加比赛。他告诉我们工作人员,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有PES的比赛,所以他特意找了时间,带着孩子来参加比赛。传统体育在很多项目上都面临一个断层的问题,我们社会娱乐化程度那么高,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把注意力放到体育上,但体育需要传承,需要一代一代人不懈的努力去推广。通过电竞,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关注运动本身,能爱上运动。如果能做到这点,我们就达到了第一步的初衷。

            官方微信

            电竞研究社官方微信